背景:
阅读新闻

十年磨砺再创辉煌 建设国际一流的疾控中心(1)

[日期:2015-11-12] 来源:  作者: [字体: ]
前 言 2002年1月23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简称“中国疾控中心”)正式组建成立,我国的公共卫生事业翻开了新的一页。经过十年的发展,在卫生部正确领导下,中国疾控中心强化能力体系建设,建立健全公共卫生应急体系,强化传染病防控体系,探索建立慢性病防控体系,不断完善健康危害因素监测与卫生监督技术体系,技术支撑能力日益增强,在创造健康环境、维护社会稳定、保障国家安全、促进人民健康等方面发展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中国疾控中心的组建,是党中央和国务院高瞻远瞩推动卫生事业科学发展的英明决策,是符合时代发展和广大人民群众健康需求的必然之举,是在原有防疫体系的转型和提升,是向新的公共卫生服务体系的全面建设和发展,是适应我国民众健康要求的体制保障,是承担卫生部疾控业务工作的主要载体。它的成立,从体制机制上确立了国家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的主导地位,从发展方向上解决了国家公共卫生和疾病防控能力不足的问题,从体系建设上加大了对地方疾病预防控制工作的指导力度。 砥砺铸青虹,十年集大成。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中国疾控中心组建伊始,就不断面临各种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严峻挑战。在实践磨砺中成长,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在认识和理念上有了质的飞跃。从科学战胜“非典”,到积极主动应对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甲型H1N1流感等重大疫情;从营养与食品安全、环境与健康的技术支持,到职业病防治;从慢病防控到妇幼卫生保健,中国疾控中心在卫生部的直接领导和社会各界共同关心下,坚定地担负起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的重要职责,时时将国家疾控中心的优先工作与国家的需求融合在一起,用大爱无疆的高尚情怀和科学严谨的务实精神谱写了感天动地的辉煌乐章。 中国疾控中心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重视和关怀下,在卫生部的正确领导下,全体干部职工积极开展各项工作,充分履行神圣职责,攻艰克难,奋力拼搏,开拓创新,锐意进取,为保障人民群众的健康做出了巨大努力,获得了广泛赞誉。十年来,累计获得省部级以上集体荣誉60余项,省部级以上个人荣誉210余项。特别是在汶川特大地震、玉树地震和舟曲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救灾防病工作中,为实现“大灾之后无大疫”的目标,疾控工作者不畏艰险、冲在一线、战胜困难,做出了突出贡献,受到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的表彰。 一、中国公共卫生事业发展翻开新的篇章 (一)继往开来,开启疾控体系建设新格局 古往今来,维护和促进公众健康都是人们的根本需求和社会发展的重要保障。早在公元前四、五世纪,《黄帝内经》中就提出了“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预防优先的公共卫生方面的哲学论点。 新中国成立之初,国家制定了“面向工农兵,预防为主,团结中西医,卫生工作与群众运动相结合”的卫生工作方针,确立了“预防为主”的指导思想。其后卫生工作方针虽历经多次调整,但“预防为主”这一基本方针始终没有发生改变。在这样的指导思想下,从上世纪50年代初开始,我国在引进前苏联模式的防疫防病机制的基础上,开展了中国特色的爱国卫生运动,建立了食品、环境、学校、放射和劳动卫生五大公共卫生为主体的卫生服务模式,逐步建立起了新中国的卫生防疫防病体系。作为中国疾控中心前身的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在其近20年的发展历程中,秉承“以科研为基础,全面完成五项任务”的方针,务实创新,不断进取,在科研、教育、国际合作等各方面都取得了卓越成绩,并研制出了一大批用于卫生、防疫实施过程的关键产品,获得了多项国际国内奖项,奠定了其国际国内的学术地位,完成了党和国家赋予的各项使命,为预防医学事业和惠及人民群众的疾病预防控制工作做出巨大贡献。 然而,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实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国民对健康需求的增加,原来以防疫站、预防医科院的体制、机制、工作取向已无法适应防疫防病的需要。社会经济发展、科学技术进步和人们生活方式、健康理念的转变,对公共卫生事业也提出了新的要求。随着全球化和工业化发展,慢性非传染性疾病对健康的危害日益严重;新发传染病不断出现,一些原已控制的传染病也死灰复燃;部分地区地方病、寄生虫病危害依然突出;生态环境变化导致的疾病有所增加;职业病、中毒以及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危害呈上升趋势。这些都对我国疾病预防控制工作提出了新的挑战。形势在变化,社会在进步。尽管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在公共卫生领域取得了显著成就,但其关注基础研究的特点与侧重防控业务的地方防疫站从职能和实践上存在着较大差异,致使疾病预防控制工作没有一支真正意义上的国家队,使我国疾病预防控制体系建设缺少了重要一环,需要整合的,综合功能的,面向全体预防疾病、主动服务的综合体制。进入21世纪,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如何满足不断增长的健康需求,科学发展卫生事业、提高人民健康水平,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迫切任务。 1997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做出关于卫生改革与发展的决定,我国卫生体制改革的工作进入全面启动阶段。2001年,卫生部下发《关于疾病预防控制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提出建立国家级的疾病预防控制机构。正是基于这样的时代背景,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与关怀下,2002年1月23日,整合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卫生部工业卫生实验所、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中国农村改水技术中心,正式组建成立了中国疾控中心。 (二)战胜“非典”,疾控中心的社会作用突显 2003年突如其来的“非典”疫情,考验了刚刚组建的中国疾控中心,疾控体系力量薄弱,缺乏整合资源有效应对的能力。在迎战“非典”的过程中,显露了新生的中国疾控中心力量的薄弱,也是当时我国社会事业发展相对滞后的一个缩影。在全国防治“非典”工作会议上,***总书记全面总结了抗击“非典”斗争的经验和从中获得的深层次理论认识,提出了协调、全面和可持续的科学发展观。可以说,抗击“非典”的斗争是科学发展观确立的一个重要社会因素。 科学发展观的确立,对疾病预防控制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明确其作为公共卫生工作中最重要的环节,疾控机构承担着保护广大群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维护社会稳定的重要职能。在中国疾控中心不断发展壮大的十年间,***总理、李克强副总理、吴仪副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先后8次到中心考察指导工作,为疾控事业的发展指明方向,鼓舞着广大疾控工作者奋发有为,再立新功。 随着国家对疾病预防控制事业的重视程度不断提高,中国疾控中心的业务领域进一步扩大,国际交往日益广泛,业务经费需求增加。十年间,中国疾控中心获得的国内外年度经费由成立时的2.52亿元,到2010年的26.27亿元,增长了近10倍。国家还启动了国债支持疾病预防控制项目和国家基本建设项目,支持全国疾控系统的基础设施建设,极大改善了疾控机构的工作条件,有力地推动了疾病预防控制体系的可持续发展。 为了改善中国疾控中心职工收入低、工作条件差的局面,国务院领导作出了“改善疾病控制专家待遇”和“对从事传染病预防控制工作的高健康风险岗位给予特殊补贴”的政策支持,分别以专家特殊补贴和高风险岗位特殊补贴的形式予以发放,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中心职工的待遇,有效地调动了干部职工的工作积极性。 (三)新址启用,为疾控中心发展奠定基础 中国疾控中心成立初期,部分直属单位工作地点分散,使用几十年的基础设施和技术装备均已老化,开展业务工作的条件与环境较差,远远不能适应国家和民众对公共卫生服务的新需求,亟待建设一所功能完备、设施先进、技术一流的国家级疾控中心。2003年1月,国务院正式批准中国疾控中心进行集中建设,并提出了“总体规划,分期实施、逐步发展完善”的原则和方向;同年,国家发改委批复一期工程先行建设,一期工程建筑面积约为7.7万平方米,共计投资约6.7亿元。工程建设得到了卫生部领导的高度重视,专门成立以部领导为组长、有关司局领导和中国疾控中心领导为成员的工程建设领导小组。2004年8月31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吴仪同志等领导亲临建设现场为一期工程奠基。在工程建设前期及建设中,卫生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环保部、北京市政府的领导先后亲临现场视察、指导,协调解决工程建设中的关键问题。2009年10月,中国疾控中心昌平园区正式启用,科研、办公条件发生了显著改变,标志着中国疾控中心的建设与发展进入了新的阶段。 随着昌平园区的正式启用,配套的系统建设和整体环境也有了质的飞跃,信息网络系统、视频疫情会商系统等各种配套设施建设,为中心的快速反应创造了条件。 总面积2100平方米的14个BSL-3实验室的集中建设及使用,大型先进科研仪器设备的不断添置,实验室能力得到加强,中心加大了重点实验室体系建设力度,拥有1个国家级重点实验室(传染病预防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2个卫生部重点实验室(微量元素营养、寄生虫病原与媒介生物学重点实验室),3个中心重点实验室(化学污染与健康安全、辐射防护与核应急、传染病监测预警技术重点实验室),建立了传染病监测网络实验室、中国细菌性传染病分子分型实验室监测网络(PulseNet China)实验室,以及世界卫生组织流感研究合作实验室等多个世界卫生组织实验室网络、参比实验室等,为疾控工作提供了有力支撑。 二、与时俱进,不断探索中国疾控中心的准确定位与发展方向 (一)找准自身定位,明确疾控工作的公益性和专业性 随着我国以保障民生为主体的社会事业发展建设的加强,中国疾控中心的任务与职责在范围和层次上也随之扩增和提升。十年期间,中心的工作经历了从疲于应对到从容有序,从被动接受到主动出击,从各自为战到系统化网络化的演变过程。经过“非典”挑战、甲流防控、救灾防病、三鹿婴幼儿奶粉事件等一次次重大突发事件的洗礼与考验,和奥运会、世博会等各项重大卫生保障工作的砺练,我们在思索,认识在升华,从无数实践中体会凝练,明确了中心公益性和专业性的定位。使中心增强了自身生命力,对自身定位形成了特有的认识和思维模式,并在此基础上不断自我完善,以职责定位鞭策工作,并通过工作更好的履行职责。 在公益性方面,强调中心是政府公共卫生服务职责的技术实施主体,公益性事业单位,服务政府、服务社会、服务公众,取消了原来的一些营利性的收费项目,逐步退出市场化的企业投资与运营管理,将公共卫生技术与资源全部投入到面向社会的公益性服务之中。 在专业性方面,中心以专业技术队伍建设、专业技术能力提高为主线,紧紧围绕卫生部的业务需求,强化制度建设,明确了职责分工,强化应用与科研的关系,形成并完善专业技术体系;提高专业队伍能力,引进高技术人才,增加技术培训,扩大技术交流,使中心专业队伍始终保持活力和竞争力,保持技术的尖端性和前沿性,在关键时刻能够“一锤定音”并可持续发展;提高专业技术领域的广度和深度,主动搜索并积极参与重大公共卫生工作,增强一线现场工作经验。随着医改的不断深入,社会和公众对于提高公共卫生服务均等化的需求不断增加,中心也积极参与到推进落实医改的各项工作之中,强化技术优势,发挥专家技术过硬作用。 (二)加快职能转变,构建高水平专业技术公共卫生服务机构 中国疾控中心的成立,初步整合了疾病预防控制和公共卫生技术管理和服务的职能,组建了集疾病预防与控制、监测检验与评价、健康教育与促进、应用研究与指导、技术管理与服务为一体的疾病预防控制机构。以促进健康为唯一目标,在不断的实践中从单一、分散的科研型、创收型机构向公益型、服务型转变。转变观念、转变职能、提高认识,通过自身能力建设,提高服务政府、社会和公众的能力。 经过十年的调整与发展,中心逐渐从有着优秀传统和业绩的单一职能科研单位,发展成涵盖传染病防控、慢性病防控和公共卫生三大业务单元的疾病防控体系,集疾病预防控制、疾控科学研究、疾控人才培养功能于一身的综合性公共卫生服务机构。中心服务型本质得以充分体现,正日益成为中国疾控事业和保障人民健康事业的中坚力量。 (三)加强专业指导,推动全国疾控体系建设 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我国的公共卫生事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尤其是在疾病预防控制体系建设方面,逐步形成了较为完善的国家、省、地、县四级疾病预防控制网络和农村三级医疗卫生保健网络,对我国公共卫生事业的发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作为国家级疾控中心,一方面认真参与国家疾病预防控制能力体系建设,以适应和满足国家疾病预防控制、健康促进的需要,建立完善四级疾控工作网络,指导和协助地方完成重大疾控防治任务,为各级疾控工作创造和争取良好的政策环境和资源保障。另一方面,发挥人才和技术优势,在全国疾控体系中发挥技术指导和支撑作用,通过开展科研合作、人员培训、技术指导与援助等方式,加强全国疾控体系的能力。 随着疾控工作任务的不断增加,中国疾控中心与地方各级疾控机构的业务合作越来越密切,在救灾防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处置、重大疾病的防控等工作中,树立全国一盘棋的观念,在信息共享、现场流行病学调查、标本采样、实验室检测等方面,互相配合,取长补短,并肩作战,共同解决工作中的难题。如在2008年汶川特大地震救灾防病中,全国疾控机构在艰苦的条件下,克服困难,团结互助,确保“大灾之后无大疫”目标的实现,中国疾控中心在工作中取得的成就是各级疾控机构共同努力的结果。 十年来,中心通过制定并开展疾病预防控制继续教育和人员培训,开展现场流行病学培训项目,接收省级疾控人员进修等多种形式,开展了对疾控人员的全面技术培训;在疾控工作中,在与各地各级疾控机构合作开展业务工作同时,通过大量专项和综合培训、学术研讨,把先进的疾控理念、科学技术、管理手段引入到疾控工作中,共同推动疾控事业的发展。 同时,中心建立了与农业部、质检总局等有关部委的专业机构,解放军疾控中心、武警疾控中心的联系沟通机制;通过挂靠的形式,建立了与7个专业机构的合作机制,扩展了专业的覆盖;加强了与大学及科研单位的业务合作;加强了与非政府组织的合作与联系;初步形成了中国公共卫生网络,调动各方面的力量,共同开展疾病预防控制与公共卫生技术管理和服务工作,形成了大公共卫生理念。 在推动全国疾控体系建设的过程中,对于一些边远民族、贫困地区,中心给予了重点支持。十年来,按照卫生部的总体安排,中心以新疆、西藏、四川阿坝等地区卫生需求为出发点和落脚点,通过签署对口支援协议,派驻干部挂职,派出专家开展技术指导、技术评估、系统培训,突出以技术和人才支持边远地区疾控事业。2011年,与西藏自治区疾控中心联合组织开展《西藏自治区公共卫生发展规划(2011-2020)》研究,为推动西藏地区下一个十年公共卫生事业的跨越式发展划定了技术线路图。 如今,全国的疾控网络体系已经逐步完善,各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正不断在疾病预防控制和公共卫生工作中发挥更大影响,疾控机构的作用日益彰显,人民健康保障能力不断提高。 三、专业体系建设逐步完善,技术支撑能力不断提高 经过十年的发展,中心逐步建立了涵盖传染病防控、慢性病防控、公共卫生三大业务领域的疾病防控业务体系,不断完善卫生应急工作机制,信息化建设、健康教育与健康传播等技术支撑能力不断提高。 (一)卫生应急机制初步形成 中心积极探索公共卫生应急工作管理模式和思路,注重积累应急工作经验,在实施过程中及时发现不足,力求尽快改善。初步建立了行之有效的卫生应急工作机制,不断加强卫生应急技术和物资储备。在应对自然灾害、新发传染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和重大活动卫生保障工作中,应急反应能力不断加强,用实际行动履行了维护国家公共卫生安全,践行着保障人民健康的庄严承诺。 第一,组建卫生应急中心,应对日益增长的卫生应急需求 中心成立之初,在原疾控处的基础上成立了疾病控制与应急处理办公室。2003年,在突发 “非典”疫情处理中,凸显出中心在应急反应中存在的诸多不足。随后,中心通过从中心各单位抽调专业人员和引进人才等方式,充实了疾病控制与应急处理办公室,加强了传染病监测控制和卫生应急的技术准备与响应,同时积极完善中心卫生应急体系建设,各直属单位也建立了卫生应急部门和预案响应机制。2011年,为全面加强卫生应急工作,中心组建成立了卫生应急中心。 中心通过积极完善沟通机制,加强了中心与省级疾控机构之间的工作协作和联系,不断推进应急工作整体水平。十年间,先后开展了“非典”、人感染猪链球菌病、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甲型H1N1流感、手足口病、肺鼠疫、无形体和新型布尼亚病毒等重大、新发、突发疫情的处置;完成了汶川特大地震、玉树地震、盈江地震、舟曲泥石流、洪涝灾害、干旱和冰冻雨雪灾害以及印尼海啸国际救援等十余次重大自然灾害的救灾防病工作;同时参加了奥运会、世博会、大运会、***会等数个重大活动的卫生保障。近几年来,还成功协助处置了数十次影响较大的食物中毒、化学污染、工业事故等事件。在各项应急工作的过程中,也协助卫生部开展了全国卫生应急体系和机制建设、应急技术准备、应急队伍建设、后勤保障及装备完善等各项工作。 第二,树立科学应急理念,增强卫生应急能力建设 多年来,中心在参与各类应急事件处理实践的同时,不断总结经验,树立科学应急理念,指导应急工作开展。参与制定各类卫生应急技术方案共88个,其中传染病防控类54个,其他应急相关工作方案14个,应急相关工作规划2个,应急预案7个,灾害应对类技术方案7个,综合处置类技术方案4个,促进了卫生应急工作的规范性和可操作性。 深入开展全国重点传染病监测、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信息报告、调查和处置,防控技术开发合作等综合性工作,自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启动网络媒体信息搜索工作起,探索媒体监测方法,引入用于发布和获取网络内容的咨询聚合(RSS)技术辅助开展日常媒体监测。制定中国疾控中心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风险评估工作方案,2011年启动并定期召开月度公共卫生风险评估会议,形成风险评估报告,提出预警及措施建议。 引进先进科技手段,服务卫生应急工作。例如中心建成的国家化学中毒医疗救治基地建设项目远程会诊系统,运用计算机网络技术,图像采集、压缩和显示技术、语音压缩合成传输技术、网络存储技术等,将国家级和省市级化学中毒医疗救治基地及其他中毒救治相关单位联系起来,构建国家中毒控制中心—中毒事故现场—中毒救治基地之间的信息交流平台,促进全国中毒救治基地之间的信息沟通和远程医疗、现场应急处理等的信息资源共享,为突发中毒事件中病人救治搭建一个最便捷、有效的途径,先后在遵化市一氧化碳中毒事件、吉林省蛟河市实验小学课桌椅甲醛超标等多次突发中毒事件处置和技术指导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为解决应对突发事件时人力资源快速组建的困难,中心自2005年开始建立专家储备库,目前在库专家已有14种专业共199人。此外,中心还成立了传染病防控、中毒事件处置、核和辐射事件处置等三大类常备应急队伍,基本满足了应急人员梯队需求。中心辐射安全所承建的卫生部核事故医学应急中心还被指定为世界卫生组织辐射应急医学准备与救援网络的成员。 第三,以移动实验室为核心,提高综合性现场机动作战能力 2010年4月,玉树地震发生后,为保证灾后人民的生命健康,按照卫生部的指示,中心派出了2004年从法国引进的移动实验室,历经3000公里,在震后15天抵达玉树。在玉树州结古镇成立了由中国疾控中心和青海省地方病预防控制所共同组建的鼠疫监测工作队,并以移动实验室为基础,建立了鼠疫检测基地。玉树海拔高,气压低,昼夜温差巨大,队员们虽然高原反应严重,但仍坚持在气压更低的负压实验室中认真进行检测工作。 移动实验室在玉树投入使用,开创了在高海拔地区使用移动生物安全实验室的先河,收集了海拔3600米高原的各项实验室运转数据,为灾后鼠疫防控做出了突出贡献。为此,传染病所荣获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的“抗震救灾英雄集体”荣誉称号。 多年来,中心一直在努力探索公共卫生应急工作的思路与模式,初步建立了应急保障体系与卫生应急物资储备模式。为做好卫生应急基本装备和物资的储备工作,中心坚持国家储备与中心储备、地方储备互为补充的原则,将储备物资分类研究和统筹规划、物资储备与技术储备有机结合,利用一期应急能力建设物资储备项目,组织研发满足现场多种功能适用的个人携行装备,配备海事电话等先进应急设施。2010年,完成通讯指挥、仓储运输和生活保障机动方舱等应急综合保障项目。其中,通讯指挥方舱可提供20人参加的会议场所,并通过卫星通讯与后方建立图像、语音数据的联系,生活保障方舱2小时可保障加工100人饮食,能够将地表三类水处理达到可饮用标准,处理能力可达到500升/小时,满足4人同时洗浴。目前,已初步建立起卫生应急保障体系,形成了由12台专业车辆组成的现场机动车队,大幅度提升了中心卫生应急队伍现场检测救援和通讯指挥能力。 第四,处置重大公共卫生应急事件,打造一支能打硬仗的应急队伍 随着公共卫生全球化和社会信息化发展,人们对公共健康的要求日益提高,中心的应急任务不断增加。多年来,中心一直以国家任务为己任,以为人民服务为最高宗旨,履行着保障人民健康的光荣使命,成为维护人民健康的忠诚卫士。 2008年5月12日发生的汶川特大地震,成为每个中国人都难以忘却的伤痛。灾情发生后,中心紧急动员,无论是领导干部、业务骨干还是普通员工,每一个人都在尽最大的努力来加入这场战斗,所有的人都恪尽职守,随时待命,很多人都是通宵达旦地工作。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自然灾难,疾控人员与灾区人民的心紧紧联系在了一起,也是在这一刻,疾控人员更深刻感受到了自己责任的重大以及努力保障灾区人民健康的强烈愿望。正是在这种为人民奉献,为国家分忧的崇高职业精神的指引下,中心在灾情发生后,立刻组建了赴灾区的防疫应急队,在短时间内迅速完成前两批应急队伍集结、装备及后勤保障工作。在这史无前例的抗震救灾中,中心向14个重灾县派出19批610人次的应急队伍,历时166天,创造了数个“之最”:中心的抗震救灾队伍是四川省外最先抵达灾区的卫生防疫队;人员数量以及高级专家比例最高;在卫生应急救援队伍中坚守时间最长;疾控队伍在灾区的分布最广。在救灾防病工作中,中心充分发挥自身技术和人才优势,结合灾区实际,为科学开展消杀工作等多项重大决策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撑;应急研制了手机应急报告系统替代损毁的系统,在震后第10天开始恢复疫情报告;积极实施现场卫生学评价和传染病控制;指导开展强化免疫和专病防控等技术工作;创造条件在重灾区建立起多个“帐篷实验室”,在这场空前的自然灾难中,中心的应急体系和应急队伍经受住了考验,显示了国家队应有的素质,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这是一支关键时刻能打硬仗的队伍,是一支在关键时刻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队伍。中心的工作也得到了上级领导和社会各界的广泛好评,党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联合授予中心“抗震救灾英雄集体”称号。 2009年,面对突如其来的首发在国外的甲型H1N1流感疫情,基于充分的流感大流行技术准备,在技术应对工作中更加从容、有序、科学、有效。中心牵头迅速建立并扩大了全国监测网络,覆盖全部地级市,监测能力得到空前加强;加强国际沟通与合作;未雨绸缪,做好了科学的预案,制修订近20项甲流防控技术指南;与地方各级疾控中心形成密切合作的工作机制;随时组织专家研判疫情形势,提出对策建议,为政府防控策略的确定和调整提供了及时准确的技术支持;第一时间研制出技术最优的甲流病毒检测试剂,提供全国监测网络使用。在病例输入我国之前,即具备了甲流病毒检测能力,用于早期病例排查工作,为疫情早期输入病例的确证做出巨大贡献。中心组织、设计了全球规模最大的甲流疫苗临床试验,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管部门大力支持、协助下,与新药技术监管机构密切合作,夜以继日,边研究、边审检,使我国成为全球第一个完成甲流疫苗研发和全球第一个大规模使用甲流疫苗的国家,并第一个向全球建议1剂次15微克无佐剂裂解疫苗可以有效预防甲流。这些技术成果为有效保障60周年国庆阅兵和全运会等重大活动的顺利举办,以及甲流最终在我国的有效控制起到了关键的技术支撑。中心在甲流疫苗的安全性监测和研究也为我国疫苗获得国际认定并走向国际市场奠定了基础。《中国青年报》调查显示,85.2%的公众满意中国防控甲型H1N1流感疫情举措,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称“中国采取的措施十分有效”。正是全国疾控工作者的辛勤付出和科学应对,让甲流防控工作成为2009年度卫生领域群众满意度最高的一项工作。 在不断的进取、锻炼中,中心的专业水平和国际合作能力不断提升。2011年3月,我中心国家流感中心成为世界卫生组织第五个流感参比和研究合作中心,这是发展中国家的首个流感参比和研究合作中心。 在实践中,应急工作的质量也不断提高,处理更加有效,应对更加从容,塑造了一支成熟、专业、高效的卫生应急队伍的形象。 网易2015-10-10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lire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
宜春市疾控双休日值班电话15279889824